幾米:我喜欢自己像一个工匠

2008年05月29日 14:49   来源:新民周刊   王悦阳

     


    “我画现实世界,画寂寞城市里的对话。我生活在城市里,放眼望去,大部分都是我不熟悉的人们,于是我们大家一起入了画。”

    午后的香港时代广场,总是熙熙攘攘,川流不息。就在这几天,原本一成不变的广场上,居然安置了好几个硕大的玩偶人像,它们都有着俏皮而天真的表情,还有着小如豆大的眯眼,更有着圆圆的可爱脸蛋……这些,不正是幾米绘本中的人物么?原来,在寸土寸金的时代广场,正在举办台湾著名绘本画家幾米的“Never Ending Story——创作十年回顾展”。

    二楼中庭,展览门口,并不高大的幾米始终保持着不变的亲和微笑,被众多“粉丝”们簇拥着,愉快地为大家签名留念。“媒体常常说我害羞、淡泊。其实,我不太确定自己是否符合这样的形容。在正式的场合,我常会退却,不自在。不过,真的要我上台,我还是可以侃侃而谈的,比如像今天。哈哈哈……”幾米站在自己的画作前,说到这里,俏皮地笑了起来,“与其说我害羞,不如说我一直都不太习惯‘幾米’所带来的名气吧!”站在幾米面前,听着他率真自然的言谈,很难想象眼前这个长着“娃娃脸”的著名画家已经有50岁了。

    绘本捕捉美丽

    1958年,幾米出生于台湾,从小喜欢绘画的他,自文化大学美术系毕业后,曾在广告公司工作了整整12年,练就了他所谓的“在创作时能够很快抓住瞬间灵感”的特殊本领。1994年,他辞职在家,一门心思为报刊画起了插图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原名廖福彬的他,开始用“幾米”(自己的英文名“Jimmy”)作为自己的笔名。“因为这个名字,很多读者以为我是外国人,还有人以为我就姓‘幾’,把我称为‘幾先生’!”

    10年前,他以“幾米”的名字创作的第一本“成人绘本”——《森林里的秘密》出版了。通过笔下那只可爱的大兔子,幾米开始成为台湾书市的一道“流行旋风”,没过多久,这道“旋风”又席卷到了香港、大陆地区,一时间,全中国都知道了“成人绘本”,知道了幾米这个“大器晚成”的画家。甚至连德高望重的老一辈漫画家丁聪,都坦言自己“不仅看,而且很喜欢幾米的作品。因为其中有着强烈的时代感,相当好看!”

    自《森林里的秘密》之后,10年来,幾米每年都会创作2到3种绘本新作,尤其是随着描写都市人情感生活、生存状态的《地下铁》、《向左走,向右走》等诸多作品的广泛传播,加之同名电影的热映,幾米的读者群一下子从中国扩大到了日本,从英国流行到了美国。如今,法国、西班牙,甚至爱沙尼亚等国家,都有幾米绘本的不同翻译版本,世界各地都能看到幾米漫画的衍生产品:玩偶、抱枕、马克杯、餐巾纸……幾米俨然成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画家。

    “绘本和漫画其实是不太一样的绘画表现形式。”常常有人对幾米冠以“著名漫画家”的称谓,但他始终觉得自己不能算作一个地道的漫画家,“如果你把漫画的对白文字遮住了,那就会无法了解作者要说什么;而绘本的图片则是可以单独存在的,甚至可以一看再看。而且,绘本的文字部分有情节,有故事,甚至具备了某些小说的特质”。因此,幾米特别喜欢“绘本作家”这个全新的称呼。“我与朱德庸、蔡志忠这样的漫画家有很大的不同,他们爱用线条去表现想说的东西,可以做成长篇的小说。而我,只是画一张简单的图像,但在这张图像里,我要说的东西却有很多很多。”
















(责任编辑:张晓晔)

商务进行时